DOKIDOKI

垂死病中惊坐起:“好饿啊!我要自己产粮!”

忌癸巳年四月二十四日,先帝与鹤已西去,难寻。

【压切婶】没有名字(x

啊啊大概和上一篇有衔接?也可以当做单独的一篇来看吧。
#ooc
#逻辑喂狗,文笔喂狗

那么,正文开始

        "……"此刻安静得有些可怕,橘黄色的柔光照在主的脸上,主专注地看着日报,微微收拢的手臂让胸部更加突出,随着呼吸上下浮动着。啊啊,不行,我狠狠地拍向自己的脑门,又在想这些事情了。
被主无意间触碰就会有反应,主和短刀们一起玩耍时露出的春光全都被拍进了相机,甚至梦见主人满脸潮红地在自己身下啜泣。明明只是当了几日近侍,就这样得寸进尺了。对主的感情仿佛超越了付丧神与审神者之间的情感,略带一些爱慕但更多的是男女之间的喜爱。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想的?

        "啊——!长谷部,你怎么了?!"回过神来,我看见主震惊地盯着我手上那份报告书,已经被墨汁浸透了。
"真是的…长谷部,状态不好的话就直说嘛,不用这么拼的!"主的表情看上去忧虑。
我赶紧放下毛笔,抱歉地说道"对不起,我会重新写一份的。"
        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"这并不是完不完成的问题,听别的审神者说长谷部做起公务来不分昼夜,起初我还不信,不过看你这个样子我不信都不行啊。昨天又熬夜了吧?你也要多多关心一下自己不是么?公务这种东西,其他刀剑也可以帮我完成。"
        "我一定…"
        "行了,今天你就先去休息吧。"主揉了揉太阳穴。
"是…"
        "对了,帮我把一期叫来。"
        "是。"如果这是主命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期殿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哗——”门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长谷部君啊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啧,又是这种笑容啊。
        “主上让你去她的房间。”我十分不情愿的说出了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我现在就去。”一期殿绕开了我,走向了主的房间。
        我停留了一会,等到一期殿进门后才悄悄地走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 靠在门前,偷偷地听着主和一期殿之间的对话,主一定想不到自己的刀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吧。
听着从里面穿出来得笑声,我握紧了拳头,心里有一丝不甘。一期,又是一期殿。为什么?出击也好特化也好,连来本丸都是我先的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是他啊?乙女游戏男主般的画风,永远标配的笑容,哥哥的  责任感,主的喜爱。
        我没有,这些我都没有!
        ……不知不觉,我在门口睡着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长…长谷部?”轻轻地,我听到了有人在叫我名字。
        “长谷部?”那声音试探性的再次叫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 我没有回应。
        咚咚咚。脚步声远了,又近了。
好像有什么东西披在了我的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接着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良久,左边有温热的气体喷来,我的眼球不自觉的转了转,正要睁开眼睛,宣告装睡的结束,突然犹如蜻蜓点水般,脸颊被点上了一点。
        咚咚咚,脚步声显得有些慌乱。
        哗——大概是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睁开了眼睛,颤抖着摸向了我的脸,那柔软的触感是我怎样都忘不了的。
        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
        这次不是脚步声了,是我的心跳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脸红的长谷部好可爱!!!!!!(x

[压切主(大概?)][长谷部视角]


#小生文笔


#脑洞产物


#纯属娱乐
  


    在还未苏醒的本丸里有一间属于长谷部的屋子,里面的主人已经醒来。褪去睡衣,打底衫的扣子死死地扣到了第一个,裹上束腰带,穿上神父装,被吊带袜包裹的脚套进鞋里。再戴上手套,单手扶住腰间的本体,另一只手推开门。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
    我听见门外有悉嗦声,没有太在意,整理着装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能打断我,但如果是主的话……咳。


    主为了与每位刀剑保持良好关系,近侍的位置一直处于轮流担当的状态。把被褥塞进衣柜后,我深吸一口气,第一次作为主的近侍,从今天起的一个月里,绝对不能让主失望!


    旁边的转角处传来一震匆忙的脚步声,"是谁在哪里?"没有回应。大概是哪位短刀早晨起来上厕所吧。


    我跪坐在主的门前,掏出主为每位刀剑佩戴的怀表,现在的时间是6:25,好像起得有些早…这个时候主还在睡梦中吧,等会再叫醒她好了。


    7:53 "失礼了。"我轻轻地推开房门,起身进入主的房间,手有些轻微的颤抖。主的房间比想象中更舒适些,充满了主的味道,我听见了属于自己的喘息声。


    主睡觉的习惯有些特别,她睡在了被子上面,虽说天气并不是很冷,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直接睡在被子上的姿势啊……


    现世的睡衣,设计上比我的更加简洁方便,将主藏在常服里的身形完完整整地勾勒出来。主的胸部…虽然不大,但手感一定很好吧?这幅身体以全裸的姿态多次出现在我的梦中,梦毕竟是梦,久而久之已经得不到满足了,现在主就毫无防备地在自己面前睡觉啊,我感觉到神经的兴奋,嘴角不住地上扬,手已经伸向了主的面庞,感受到主的睫毛在颤抖,温热的气息轻轻喷在我手上,紧绷的弦已经到了断掉的边缘。


    主非常适时地换了个睡姿,让我找回了理智。


    我抽回手,发出了自嘲的笑声。差点就做出让主讨厌的事情了啊,如果被发现的话,说不定会刀解呢…就算不刀解,从此以后要忍受其他刀剑们异样的目光吧。


    稳了稳情绪,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叫醒主"主,起床了。"


    "唔?啊啊,是长谷部呐,那…那个……"
    "从今日起是我担任您的近侍,请多指教。"我拜跪在主的面前,刚才那个惊讶的眼神,是忘了今天的近侍是我了吗,也对,一直都没有过被指定为队长,一直都没有被重视过,就算的到了誉也只是礼节性的口头夸奖。我也想像短刀一样得到誉后被摸头,我也想做一次队长,我也想要得到和三四月殿一般的重视啊!非常想成为主心目中的第一位之类的话我没有说出口。
    "太好啦,终于等到长谷部作为我的近侍了啊。"主的声音从我头上响起。
    "?"我猛地抬起头,有些受宠若惊,压制住笑意,盯着主的眼睛。
    "有了长谷部的话,公务这方面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,早就听闻长谷部很可靠呢!"主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
    和预期的不一样,原来只是公务的原因……但还是不争气地蹦出了几朵樱花瓣,我真是廉价。
    "哟西!之后的一个月请多多指教!"主拍了拍我的头。


头…被触碰到了,天…天堂……原来这就是天堂啊…


    "我要换衣服啦,请长谷部出去等候吧?"主依旧保持着笑脸。
    "是"我低头退后关上了门。终于,花瓣止不住地爆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