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KIDOKI

垂死病中惊坐起:“好饿啊!我要自己产粮!”

[压切主(大概?)][长谷部视角]


#小生文笔


#脑洞产物


#纯属娱乐
  


    在还未苏醒的本丸里有一间属于长谷部的屋子,里面的主人已经醒来。褪去睡衣,打底衫的扣子死死地扣到了第一个,裹上束腰带,穿上神父装,被吊带袜包裹的脚套进鞋里。再戴上手套,单手扶住腰间的本体,另一只手推开门。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
    我听见门外有悉嗦声,没有太在意,整理着装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能打断我,但如果是主的话……咳。


    主为了与每位刀剑保持良好关系,近侍的位置一直处于轮流担当的状态。把被褥塞进衣柜后,我深吸一口气,第一次作为主的近侍,从今天起的一个月里,绝对不能让主失望!


    旁边的转角处传来一震匆忙的脚步声,"是谁在哪里?"没有回应。大概是哪位短刀早晨起来上厕所吧。


    我跪坐在主的门前,掏出主为每位刀剑佩戴的怀表,现在的时间是6:25,好像起得有些早…这个时候主还在睡梦中吧,等会再叫醒她好了。


    7:53 "失礼了。"我轻轻地推开房门,起身进入主的房间,手有些轻微的颤抖。主的房间比想象中更舒适些,充满了主的味道,我听见了属于自己的喘息声。


    主睡觉的习惯有些特别,她睡在了被子上面,虽说天气并不是很冷,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直接睡在被子上的姿势啊……


    现世的睡衣,设计上比我的更加简洁方便,将主藏在常服里的身形完完整整地勾勒出来。主的胸部…虽然不大,但手感一定很好吧?这幅身体以全裸的姿态多次出现在我的梦中,梦毕竟是梦,久而久之已经得不到满足了,现在主就毫无防备地在自己面前睡觉啊,我感觉到神经的兴奋,嘴角不住地上扬,手已经伸向了主的面庞,感受到主的睫毛在颤抖,温热的气息轻轻喷在我手上,紧绷的弦已经到了断掉的边缘。


    主非常适时地换了个睡姿,让我找回了理智。


    我抽回手,发出了自嘲的笑声。差点就做出让主讨厌的事情了啊,如果被发现的话,说不定会刀解呢…就算不刀解,从此以后要忍受其他刀剑们异样的目光吧。


    稳了稳情绪,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叫醒主"主,起床了。"


    "唔?啊啊,是长谷部呐,那…那个……"
    "从今日起是我担任您的近侍,请多指教。"我拜跪在主的面前,刚才那个惊讶的眼神,是忘了今天的近侍是我了吗,也对,一直都没有过被指定为队长,一直都没有被重视过,就算的到了誉也只是礼节性的口头夸奖。我也想像短刀一样得到誉后被摸头,我也想做一次队长,我也想要得到和三四月殿一般的重视啊!非常想成为主心目中的第一位之类的话我没有说出口。
    "太好啦,终于等到长谷部作为我的近侍了啊。"主的声音从我头上响起。
    "?"我猛地抬起头,有些受宠若惊,压制住笑意,盯着主的眼睛。
    "有了长谷部的话,公务这方面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了,早就听闻长谷部很可靠呢!"主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
    和预期的不一样,原来只是公务的原因……但还是不争气地蹦出了几朵樱花瓣,我真是廉价。
    "哟西!之后的一个月请多多指教!"主拍了拍我的头。


头…被触碰到了,天…天堂……原来这就是天堂啊…


    "我要换衣服啦,请长谷部出去等候吧?"主依旧保持着笑脸。
    "是"我低头退后关上了门。终于,花瓣止不住地爆发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