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KIDOKI

垂死病中惊坐起:“好饿啊!我要自己产粮!”

【压切婶】没有名字(x

啊啊大概和上一篇有衔接?也可以当做单独的一篇来看吧。
#ooc
#逻辑喂狗,文笔喂狗

那么,正文开始

        "……"此刻安静得有些可怕,橘黄色的柔光照在主的脸上,主专注地看着日报,微微收拢的手臂让胸部更加突出,随着呼吸上下浮动着。啊啊,不行,我狠狠地拍向自己的脑门,又在想这些事情了。
被主无意间触碰就会有反应,主和短刀们一起玩耍时露出的春光全都被拍进了相机,甚至梦见主人满脸潮红地在自己身下啜泣。明明只是当了几日近侍,就这样得寸进尺了。对主的感情仿佛超越了付丧神与审神者之间的情感,略带一些爱慕但更多的是男女之间的喜爱。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想的?

        "啊——!长谷部,你怎么了?!"回过神来,我看见主震惊地盯着我手上那份报告书,已经被墨汁浸透了。
"真是的…长谷部,状态不好的话就直说嘛,不用这么拼的!"主的表情看上去忧虑。
我赶紧放下毛笔,抱歉地说道"对不起,我会重新写一份的。"
        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"这并不是完不完成的问题,听别的审神者说长谷部做起公务来不分昼夜,起初我还不信,不过看你这个样子我不信都不行啊。昨天又熬夜了吧?你也要多多关心一下自己不是么?公务这种东西,其他刀剑也可以帮我完成。"
        "我一定…"
        "行了,今天你就先去休息吧。"主揉了揉太阳穴。
"是…"
        "对了,帮我把一期叫来。"
        "是。"如果这是主命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期殿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哗——”门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长谷部君啊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啧,又是这种笑容啊。
        “主上让你去她的房间。”我十分不情愿的说出了口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我现在就去。”一期殿绕开了我,走向了主的房间。
        我停留了一会,等到一期殿进门后才悄悄地走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 靠在门前,偷偷地听着主和一期殿之间的对话,主一定想不到自己的刀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吧。
听着从里面穿出来得笑声,我握紧了拳头,心里有一丝不甘。一期,又是一期殿。为什么?出击也好特化也好,连来本丸都是我先的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是他啊?乙女游戏男主般的画风,永远标配的笑容,哥哥的  责任感,主的喜爱。
        我没有,这些我都没有!
        ……不知不觉,我在门口睡着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长…长谷部?”轻轻地,我听到了有人在叫我名字。
        “长谷部?”那声音试探性的再次叫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  我没有回应。
        咚咚咚。脚步声远了,又近了。
好像有什么东西披在了我的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接着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良久,左边有温热的气体喷来,我的眼球不自觉的转了转,正要睁开眼睛,宣告装睡的结束,突然犹如蜻蜓点水般,脸颊被点上了一点。
        咚咚咚,脚步声显得有些慌乱。
        哗——大概是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睁开了眼睛,颤抖着摸向了我的脸,那柔软的触感是我怎样都忘不了的。
        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
        这次不是脚步声了,是我的心跳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脸红的长谷部好可爱!!!!!!(x

评论

热度(18)